被删的文/黑历史@有尖牙齿的小狐狸
头像@raiki求安

这里狐狸,喜乐随心。
脑洞似黑洞,只脑不写文。

【喻王】借过

【文!修!完!了!但!崩了…】

*非常难过没有在昨天发出来,本来是来得及的,结果蠢狐狸一个手抖把一半的文给删了还找不回来。

*给我们田  @田  的生贺文,感谢田田,不然这篇文我肯定写BE了(……)

*可以配合bgm《不舍》——任然













两个太聪明的人谈恋爱并不是一件好事情。

王杰希停下脚步,夜色中的身影太熟悉,熟悉到他有点头疼。喻文州等他的时候向来安静,只在转身时笑得温柔。

你现在,还是在等我吗?

路灯亮起的一瞬间闪得不行,巷口风大,喻文州的衣角被吹起,似乎就把许多往事从他身上吹到了身后人的心上。

那是他们在一起不久王杰希买的衣服,当做了给喻文州的生日礼物。还记得买这件衣服的时候挑了很久,两人穿衣的风格不同导致王杰希在试衣服时感到颇不自在。他有点接受不来自己穿得如此……找不到形容词的王杰希兀自气恼了一小会,又觉得自己生气得毫无理由。他在试衣间摸着身上柔软的布料心想再过半个月这衣服就会穿在喻文州身上,说不明的细小电流蹿过心底。他鬼使神差地把这件衣服买了两套,又把自己那件永远压在箱底。原本想着等他们双双退役后哪天翻出来,也许会和喻文州开个玩笑,谁知自己还没退役,这衣服就被判了无期徒刑。

王杰希眯眼,心想喻文州现在穿这件衣服也不怕被人笑过时,又蓦地心口一堵——可不就是过了时么。他想换条路走回家,又移不开脚步,近乎自暴自弃地任自己的目光在对方看不到的地方放肆地亲吻他的宿敌,他的…前男友。

可能是因为冷,灯光下能看到喻文州的手指蜷曲扣住袖口。自从发现了喻文州一紧张就会蜷手指的小习惯,王杰希就多了时刻关注对方手指的小毛病,也不得不承认这个习惯给王杰希带来不少小惊喜。

譬如喻文州向他告白那天,神色自若一派淡然似乎都不需要自己回答,但双手后侧手指几乎全缩进衣袖。王杰希想笑,也就真没忍住,直接笑着在喻文州唇上啄了一下,有些得意地换到对方惊讶的眼神,但立马就被刚刚紧张到不行的少年按在墙上玩命亲,被亲到迷迷糊糊的微草队长心想,喻文州这厮该不是装出忐忑的样子博同情吧,可他接着又推翻了这个念头,因为少年放开了他的唇,闭眼靠在他肩上喘气,一声声“杰希”叫得沙哑,好像这简单的两个字里,埋了什么隐秘又难以启齿的感情。王杰希不受控地颤抖了呼吸,几乎是一瞬间就想和他共度白首。




真是青涩的过往啊,王杰希有些自嘲地笑笑。分手了的人,总是回忆甜蜜不太好吧,更何况这个习惯在后,几乎折磨他到疯。王杰希下意识逃避,却已经迟了,喻文州微笑的脸和完美无缺的说辞清晰浮现在脑海,那是王杰希挑不出一丝不妥的认真,但他本能地感觉不对,装作不经意地目光下移,喻文州姿态从容,双手看上去也是大大方方的样子。可王杰希呼吸一滞,心脏像被人狠狠扯住下拽。

强行控制就意味着肢体僵硬。王杰希也僵着,不知道自己该做出什么反应,喻文州是在处理父母那边的关系,瞒着自己必然是不好的结果。王杰希低头和门口的人错开视线,上前一步拥抱他,“文州,”他说,声音低沉,“……我有点想你了。”

喻文州搂紧了怀中人,一如既往的温和态度,“我也是。”他说,声音柔软,“我想你了。”也不知是不是知晓自己已被怀中人看穿,喻文州蹭了蹭王杰希的发,是依赖的姿态。

王杰希更加用力地抱紧他,最终还是咽下了嘴边的话。我想问,却不知怎么问,我想陪你,又不知道怎样才能让你放松,我甚至要隐瞒自己看破的事实——既然,既然你不愿意让我知道。

他们在冬日相拥,曲颈交缠,却同样肢体僵硬,无法温暖彼此。




王杰希斜倚在墙上,眼神锐利。他站在旁观者的角度,犀利又冷漠地看他们曾经拙劣的表演,只觉多余又好笑,却不知,喻文州,又是不是这么想?

……所以他到底是来干什么的?王杰希皱眉,一阵烦躁。往前走少不了碰面的尴尬,悄悄离开又避不可免地有了几分心虚意味。他一时拿不定主意,却见喻文州背对他仰起了头。

这个动作让王杰希头皮一麻,他忽然很想到正面,去看看喻文州的表情。




外链:
其实并没有什么x




他吸了一口气把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驱逐出脑,却让一些更不愿面对的东西钻了空。他更忘不了,最后看清喻文州仰头表情的那个晚上……第八赛季全明星赛,微草粉丝一提到,就会沉默几秒的全明星赛。

输给英杰是早就计划好的,他也不认为微草队内之事有必要告诉喻文州,都是豪门队长,谁又比谁轻松?全明星赛前视频通话中他看见喻文州桌上一摞的文件夹,可那又怎么样?他也就搬出需要自己处理的文件——同样是不少的分量,然后开始工作。网线连接两头,可两边都是沉默。最后喻文州似乎想说些什么,但又吞回,带着一点疲惫地对他笑“杰希,抱歉啊。”

……有什么好道歉的?王杰希不解,然后就见喻文州伸手点了点屏幕,“黑眼圈好重”他说,“又忙好几天了?我不该拖着你的。”

没有你我也是要到这么晚的。王杰希说,而且找个人一起更好。

“找个人一起?”喻文州笑,“你不如直接说和我一起感觉更好吧?”王杰希一噎,可喻文州没有乘胜追击,而是突然皱了眉,看得王杰希有点懵,“……文州?”

“没事,”喻文州摇头,吸了一口气,“只是觉得微草队长实在是……”他话没说完又笑起来,“哎,杰希,有没有想做的事情啊?和我一起的。”

结婚领证算吗?王杰希腹诽。屏幕那头的喻文州将身子压低了些,声音也压低,“我能尽快帮你实现的那种。”

“喻文州你怎么了?”王杰希皱眉,觉得眼前人有点不大对劲。

“杰希……”喻文州有点无奈,“你知道什么叫低音炮吗?半点面子不给我啊我会难过的。”

“……哦,喻文州同志,”王杰希一本正经地说,“虽然不知道您哪里又抽了,但别忘了你还欠我一顿火锅呢。”

喻文州眨眨眼,“好,我请你。”他笑,王杰希也跟着笑,虽说嘴上嫌弃这人时不时冒出的小浪漫,但他其实受用得很——那个心脏自然也看出来了。




喻文州看出自己是故意输,出乎意料又在意料之中。他站起来为自己鼓掌,王杰希清楚这是对微草队长的尊重,可下台后他又分明看清喻文州眼底压抑不住的火气,这点几乎没人注意到的火星从喻文州眼底直接烧到了王杰希心上,烧得他想冷笑。你为什么生气,你又,凭什么生气呢?

回到酒店他直接去找了喻文州,摆明态度要问什么要说什么就直说,“杰希,你总能踩着底线让人生气。”喻文州敛眉,“这对你来说可能算不上什么,但是杰希,我不想只作为观众在台下看魔术师的表演。看便看吧,看完之后我都不知道自己该抱有什么样的心情,毫无疑问地我为你骄傲,但是,但是杰希。”

“你要知道不论是作为为数不多看出来的人,还是作为你男朋友,我都不可免地心疼微草队长的牺牲。可我该以什么姿态?为没能陪在你身边一起面对而愧疚?不啊你根本就没告诉我,而且我觉得用‘心疼’这个词也不太好因为你自己根本没把这当回事,不论明天公众,媒体怎么说你都不在意,我又哪来的立场和资格心疼你?我不是指责你做错了什么你就是这个性子,只是……”

“只是很多时候你孤勇得,连我的心疼都不需要。”

他把声音压得极低,听得王杰希一阵压抑,跟着前两天攒的火蹭蹭蹭往上直冒——自我高潮上瘾了吧喻文州,我本来就没做错,难道我要把微草队内私事向蓝雨队长汇报吗?根本没有必要。而且我成功了,英杰他可以战胜自己扛起微草,喻队,您说是吧?他讥讽,咬字又重。喻文州闭上眼不看他,然后慢慢扬起头,似是极力压抑,又像是对他无可奈何,这是不愿交谈的意思,王杰希从那道颈线里依稀看出了两分绝望。

像是濒死的天鹅——王杰希莫名想到这句话,笑得愈发讽刺。都濒死了啊,那又何必再谈。他摔门离开,也不知喻文州后来怎样。

他知道刚刚自己失了理智带入过多,但他又觉得自己没有错。毕竟,先有事瞒自己的不是喻文州吗?要不是黄少天嘴大,他都不知道…不知道喻文州有胃病,甚至还拉着他撸串儿喝冰可乐——难道你的表演就不让人心酸吗?你又哪里给过我心疼你陪着你的机会?

妈的,不知道疼吗?不会爱惜一下自己的身体吗?!王杰希没忍住爆了粗,差点砸了酒店的杯子,现在想来,上次视频的时候根本就不存在什么“低音炮”,喻文州那家伙,怕是突然胃疼了吧。而他那时候做了什么?让喻文州陪自己吃火锅。艹!王杰希气得发抖,干脆爬起来荣耀,专逮着高等级术士打,用魔道打还不够还要拿剑客打,看你们蓝雨双核自相残杀。

可是,手指脱力的王杰希栽回床上。

可是,这解决不了问题啊。他没什么力气地揪住床单,任绝望的浪潮淹没心头,问题在哪,我又该,怎么办?





喻文州,喻文州,喻文州。现在你又是,带着什么样的表情站在我家楼下呢?

王杰希直起身,深感自己不能再待下去,他有些烦躁地撸了撸自己的头发,又见喻文州摸出了手机。

不要!!!大脑疯狂叫嚣着快跑,身体却僵硬着不能动。六秒后,王杰希听到了自己的手机铃声。

喻文州明显一僵,抓着手机没动。王杰希瞥见他瞬间握起藏回衣袖的手,同样握紧了拳。

喻文州,喻文州,喻文州。你觉得我们,还能回头吗?你以为一个“觉得”,就能解决吗?

他喉咙发干,但步伐沉稳,听到声音的喻文州放下手机。

“喻队,”王杰希的声音在寒风中显得更加清冷,“借过。”







“……”喻文州抓住了擦身之人的手腕,却沉默着不说话。

王杰希静默两秒,挣脱开来,转回头看着他“确实很久不见,怎么,喻队想和我叙叙旧?”

“杰希。”喻文州的声音有点哑,带着浓重的鼻音。没有以前好听,却成功让王杰希再一次挪不开脚。他又觉得有些气恼了,喻文州是傻了吗?感冒这么重还在这里吹这么久的风?!

“我说服我爸妈了,他们同意了。”喻文州自顾自地说了下去,“我爸说定个日子要我把你带回去看看,可我却,迟迟定不下来。”

“杰希,我们复合好不好?我……”

“喻文州,你以为我们之间,就是来自你父母的压力?”王杰希觉得有点好笑,说不清的苦涩爆发开,又停在心尖再上升不得。

“……其实我来之前,叶神说,直接把你往墙上一按,操一顿就好了。”喻文州低笑一声,鼻音更重,“我想的,我想的王杰希,可是我感冒了。”他好像有点委屈,“我不喜欢吃药,胃病不严重只是不爱吃药而已,真的,要是严重的话我不可能瞒你。”

“全明星赛那次我话没说完你就走了,我承认是我错了,我不该用别的事情的感情去评价这件事。但你不能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你一个人面对家庭压力招呼都不跟我打一声,王杰希你知道我有多气吗?!”

王杰希愣住,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他,喻文州吸吸鼻子继续说,“是阿姨来找我的,她说她直觉是我。你不能因为我暂时没有处理好这边就闷声不吭地跑去顶下那边所有压力,这样不讲理真的。”

“……我那是一时冲动。”王杰希忍不住说。

“杰希,”喻文州看着他,“我想了很久,我想你也是。我们摊开说好不好,我知道你现在是不想给我压力但不行啊杰希,我们是要走一辈子的人。我不想躲在你背后连心疼都不敢伸手去抱。其实胃疼的时候特别想你,总想着等过段时间把这些事处理好然后告诉你,可我总是忘记。”

“我们不需要谁把谁放在身后护着。喻文州和王杰希本就应该并肩而立。”

王杰希沉默良久,喻文州也就坚持看了他多久。他微微扬起头,眼神坚定,手指蜷着,却不再强迫自己改掉或者藏起,王杰希亲手挑的胸针在路灯下折射着不甚明显的光。

“……喻文州,你这衣服找谁做的?”王杰希突然笑起来,伸手去拉他,“我早就想问了,要得急了吧?我在你衣摆上绣的字都没有补。”

“不是,”喻文州也笑了,轻轻移动和他十指相扣,“我等你帮我重新绣上来。”

Y&W
















“第一,以后不吃药不准上床。”
“……嗯。”
“第二,我是你恋人不是你队员。”
“杰希,这话应该我跟你说吧?”
“闭嘴。第三………老实交代,怎么感冒的?”
“……之前有一点小感冒,然后……想着要来见你……就洗了一个冷水澡哎杰希你别走啊!!!杰……”
“……保证没有下次。”
“不会。一次要饿好几天,不划算。”
“……喻文州,门口在那,拜拜嘞您。”











唉,田田就当做中秋快乐吧【瘫】
难过…………

这里是本文初心,祝大家中秋快乐。








评论(7)
热度(56)

© 阿凉有只小狐狸 | Powered by LOFTER